演员

我不是合格的演员,不小心就出戏了。

”哗“的一声,将撕扯下的书本,抛撒向空中。嗯,高考结束了。

我看着他一页一页地撕下书本,折成纸飞机,满脸笑容的跑出教室,奔向天台。

时隔多年,也不知外面经历过了多少次的高考,

艳阳高照,校区外面是一堆堆焦急等待的父母。

如释重负,如释重负的也只是那一刻,如释重负不单是学生,有老师,还有父母。

我不知道体会过多少次,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最后却是空荡荡的。

他们应该也是那种感觉。

高考前,从百忙中抽空出来陪孩子高考,但是现在已经结束了。

”挥!“,”呵!“,”得“,”咧“,时而长,时而短,时而急促,时而缓慢,透过厚厚土墙,伴随着了偶尔一声悠长的”哞“声,穿越时空而来。

以往干燥、尘土飞扬的的田地,变成了泥泞的稻田。

炽热的台灯,在黑夜撑起一角的光明。

”终于搞定!“,屋内只有我一人,与上午的热闹比起来,显得清冷了些。

”咻“的破空声,清辉透过窗户,夜空中瞬间绽放出绚丽的烟花。

莫名的想起了《烟花易冷》的歌词,真的好美。

忙碌了一天,烈日当空的背景换成了屋内吱吱作响的小风扇。

刚打包上来的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上几口,微信上的语音电话就打破了安逸。

缓缓地点了下接听,出神了些许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