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忆

我也不明白,自己失忆后,会显现哪一种人格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熙熙攘攘,意外却是很突兀,或许源于自以为的自信,或许源于飞来横祸,或许源于追求刺激。

脑袋像一个容器,记忆是从其他地方慢慢倒进来的。

它倒进来一点,我就想起一点,陆陆续续的,很不连贯,忽快忽慢。

我可以思考、看见、听见、感觉,但就是不想思考,那些看见的,听到的,感觉到的,也很快消失在脑海中。

如同没有容器来承载着这些感观。

我无法动弹,唯有静静地躺在地上,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。

现在的我很平静。

任由一条条大腿从不远处的斑马线上迈过,急促的、缓慢的、停顿的,,,不同的鞋子,拖鞋、运动鞋、高跟鞋,,,

有个声音,正在慢慢唤醒我的思维。

起初很远,逐渐变近。

有一种感觉,它是为了我而来。

这是怎么了?

我又重新载入起这个念头。

我还是一动不动,仍由那个声音靠近我,等待宰割。

只是阳光斜照在地面上,明晃晃的反光,有点刺眼。

我想挪动下,但身体依旧没有动弹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