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事

俱怀逸兴壮思飞。

撇了一眼史官,这家伙,不知道又偷摸着记录了什么,真让人扫兴。兴致缺缺地扫视了下殿中地歌舞,也不指望有其他新的趣事。

这里算不上最兴盛的朝代,也并非颓废落寞的光景,中规中矩。这个世界存在过一统天下的强秦,演绎了过眼云烟的朝代更迭,不乏传奇流传于市里坊间。

传说也只是传说,诗词歌赋,哪个不是套上了华美的外衣。我又看了一眼随行史官,他注意到我的目光,不禁缩了缩脖子,估计想起了上一任吧。

一场春雨,将整个宫苑笼罩在朦胧烟雨之中,江南烟雨也不过如此。高耸的墙,垂下的柳,微波的湖。站在高台上,彷佛有马蹄声传来,悠远。这里与墙外是两个世界,外面的人想进来。

掠过檐下的鸟,撞到枝桠上,把空间都震动了一下,不禁蹙眉。

“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?”这是我第二次梦到的场景了。

历史上存在仙朝吗?问及史官,全是孔孟之德,圣人之言。

两次在梦中的记忆都是恍恍惚惚的,自己既是讨封的小小黄辈,又是封赏的决裁者,但始终无法自由抉择。

近来,弹丸小国也没了动静。

(未完待续)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