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与水之歌

风斯在下矣。(主题隐晦,不建议阅读。)

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上下未形,何由考之?冥昭瞢闇,谁能极之?冯翼惟象,何以识之?

人老不似那青年孩童,一岁一大变,偶遇老师,还是当初慈祥的模样。

掐指一算,已有六七年之久没见过老师了。

记忆深刻,不单单是小学三年之久的教育。

以瓜果为探,时值冬末春初,天寒。

小山包脚下,典型的现代客厅居室。

老师的精神与环境格格不入,精神矍铄,我难以待太久,只有父亲与他聊起陈年往事。

室内昏暗,灯光为屋内补充了不少光源,阴冷的气息似乎从山体透发出来蔓延整个楼栋,阴冷中还透着水气。

老师在这也居住了十多年之久了。

我还是第一次来到他家拜访。

后面虽然加了微信,却也没有再联系过。

春节,已如夏日,水面反射着阳光,清风徐来,波光粼粼。

河道蜿蜒,聚水为潭,累土不辍,丘以为成。

屋子恰好位于村落的末尾,一侧是不远处蜿蜒的河道,大马路穿过小山丘弯弯延延消失在远方。

他的眸子是蓝色的,蓝色的晶体中央是微微灰的瞳子,目明而耳清。

满头白发,胡须飘飘,身体瘦削。

风,是什么?万物之息以相吹。野马也,尘埃也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