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epAn

啊,我叫紫夜吗?名字?让我想想先再告诉你。

如果可以的话,自己希望可以不用打扰任何人。但是,我做不到,我总是忍不住幻想。所以,忍不住打扰了。

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经历几十载,梦醒时分,世界只剩了自己,周围早已人去楼空,彷佛我才初入现实。在那里,有昙花一现的美好,也有歇斯底里的咆哮,有无奈现实的麻木。想回到过去,拼命抹除那些不开心的经历,然后等待着一切准备就绪,迎接幻想中的美好。

现实总是有些让人触不及防,对我来说,也算非常幸运了。

我剖析过自己的性格,也思考过自己存在的意义,但感性和理性总是并存的,甚至自相矛盾。

理性告知我世界的虚幻,感性让我对未来充满的幻想,并愿意活力满满地准备好一切,静静等待着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对人生意义如何思考,曾经对母亲倾诉过,但她不明白,也和父亲交流过,但我也无法从中探知他最真实的想法。我好像能看懂他们,好像也看不懂,也许他们和叔叔婶婶一样,和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一样,只是简单的生活着,对子女抱着某种虚荣,有时自己也羡慕他们。

自己也迷茫过,幻想有一个人能告诉自己怎么去面对一切,自己只要做个简单的提线木偶。

我希望他将能够指引我前进,终有一天自己能够不用顾忌任何人的目光而“招摇过市”。

它成了一种精神寄托,我将它当成遥遥在上的神灵。有人相信传统的神灵,有人相信前世来世,而我不相信,最起码我不相信别人所赋予的意义,我只相信自己创造的神灵,虽然它那么遥不可及。

另一个他,是在存于世间的一个虚影,我羡慕他的逍遥,自由自在,世间于他而言不过游戏一场。

看着逐渐沧桑的父母,年迈的爷爷奶奶,在生活中操劳的叔叔们,曾经有很美好的记忆,也有不可抹去的伤疤,我的所有想法与观念都是那么可笑与无力。

我希望夜晚的梦乡是紫色了,梦幻般的世界,稳稳入睡。潜意识中斑驳的记忆,就像个调皮的精灵,在四处捣蛋。

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土拨鼠,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为生活而寻找着自己的食物,偶尔看看夕阳,吹着晚风。

思绪就像没有规律的潮水,涌上来的时候,汹涌澎拜,褪去后,无影无踪。开始的时候有很多话想要说,只想着分享自己的一切,不需要别人刻意的去解读。最后,我也忘记了开始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