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遇见土拨鼠

我是一只土拨鼠,每一天的夕阳,都不断地把身影拉长。

邻居

我与邻居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一起挖洞刨土,一起啃草根,邻居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,一只小兔子。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土拨鼠。

我喜欢吃胡萝卜,它也喜欢吃胡萝卜,饥肠辘辘的它总喜欢来我洞里逛逛。我喜欢夕阳,一边抱着胡萝卜,一边痴痴地望着夕阳,任余辉洒满全身。我乐于和它分享这曼妙一刻,它向往对岸的青草地。

梦境

绵绵细雨,湿润了洞穴,没有了落日前的余温。夕阳的曼妙,也不过是旧日的梦境。

期待

终于来到期待已久的神许之地。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,每一块家园都是神许之地,值得细细耕耘。我选了一个与旧家别无二致的环境,对于我来说,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多少。

我喜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,但它有些沉默,沉默的背后是我无法感受的情绪。

野狗

现在,我感受到了一丝危险,面对危险,我喜欢在家里躲起来,直到气味消散。

它的蹦蹦跳跳,让我无比羡慕,我觉得它完全可以把危险远远甩在身后,当然也可以把我甩在身后。

我羡慕它,它却是一脸疲倦。

心虚

已经很久没下雨了,以前的青草变得枯黄,胡萝卜也少了许多,它也变得疲倦,不爱说话。

突然有一次,它抱怨起这里的不好。然而偶尔发亮的眼神,不禁让我心虚。

我再也不想去看什么落日了。它不喜欢,我也不喜欢了。

惊醒

我们的往来更加少了。

我采集食物时,偶尔能感受到它的气息,是熟悉的味道。

直到有一天,野狗的叫声,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我跑到野外,去寻找着什么。

我看到,一只残碎的胡萝卜,但不是我的胡萝卜。

再见

后来,我又感受到了它的气息。

我知道,有时候它肯定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着我。

我讨厌这种感觉,我讨厌再见,真正的再见已经没有说出来的需要了。

认知

我怀着一丝忐忑,敬畏,好奇,摸了摸它的尾巴,触感真好,然后抚摸着它软绵绵的毛发。

毫无意外,又迎来了一位新客。

但在我的认知中,我无法分辨不同物种,仅仅区别我与它的概念,其他的我都漠不关心。

我可以想象到它们的欢声笑语。但是我无法在众多的它们身上找到相同的感受。原来不是所有的它们都一样的,有的喜欢叽叽喳喳,有的让我不明所以,有的让我畏而远之。风吹过树叶的背景音,彷佛在向我介绍它们各不相同的特点。

邀约

我邀它傍晚一起去吹吹风。

我重新喜欢上了傍晚,喜欢上在夕阳的渲染下的一切事物,看夕阳,看云霞,吹晚风。

它告诉我,它喜欢迎着风奔跑。

我期许一块神许之地,可以满足两者的喜好。

不屑

小时侯,我听长辈说,万里之遥,有神,不可思议,很神奇。

我对此是不屑一顾的,因为我遇见过了。

呼唤

“土拨鼠”,我初次听到这个声音,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冥冥中好像在叫我。

我体验了那个的世界,很不一样,比原来的地方精致多了,食物也特别好吃,但遗憾的是无法邀约朋友一起体验傍晚的时光。

两种生活都很美好,但我现在重新躺回了草地,迎着晚风,沐浴着夕阳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