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库拉都

“拉库拉都”系列重新整理。

水清则浅,水绿则深,水黑则渊。

我是不仅有高空恐惧症还有深海恐惧症,但是它们总是吸引着我。

手肘靠在列车窗户上,手掌托着下巴,支撑起整个脑袋。外面静静地下着小雨,偶尔一两滴撇在窗户上,忍不住想去拭。

天上水,何为天,何为上呢?思绪渐渐迷离开来,想象中自己骑着一颗大圆球,,,

窗外是迅速远去的建筑、小山包,目光总想着往后望去,想抓住什么。

我的对面是一位与我年纪相差无几的背包客,志同而“道”合。

熟悉的牛肉拉面迎面扑来,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,它在不断地挑逗着我地咽喉。

“拉稀,冒泡”,我总是想起初中军训时,教官总是用这两个词来打趣大家,但是具体起源已经无法考究了。

用来描述我与泡面的后期恋爱史,最合适不过了,由爱生恨。

在我梦想的家园中,必不能留存这工业之毒瘤。

天神雪山如拉都的长牙,现代化的庄园坐落在比天空更深更蓝的湖泊旁,那里的人们沐浴在亚热带气候之下。

我想目的地一定很美,但泡面的工业味一直萦绕不绝。

轻轻咬在雪饼上,微微干涩。

列车缓缓减速,心脏也随着抖动的车厢抖了起来。

没有尽头的轨道,像一条卧倒的长虫,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江流涌动。

刺眼的阳光袭来,海鸥惊长鸣,抬头望去,海平线,一条柔柔的弧线,远远飘荡的弧线,像是世界的尽头,世界于弧线处断裂,无尽的深渊,汪洋一泻而下。

登上甲板,身体跟随着船身在轻微晃动,忍不住发颤。俯视海面,是蓝得发黑,如深渊巨口。

背后是一座城,身前是一片海,哈哈,里面的人要出去,外面的想进去。

启航啦,世界已经在脚下。

海是倒过来的天,肆无忌惮地躺着看天,趴着看海,天海来回切换,脑子快到两者混淆了。

远离了城市,夜空终于撤去了灰蒙蒙的滤镜,星星格外明亮。

“大海像不像一锅汤,放好了调料,加上配菜。”

我和先前结识的背包客,聊了起来,他姓楚,暂且叫楚生好了。

“谁有那么大肚皮喝呀,宰相肚子能撑船,我看这肚子能撑个球,月球的球,哈哈哈。”

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走了过来,看我们在聊,也过来凑凑热闹。

“我倒想起了我们老家的一个故事,说给你们听听。”楚生也起了兴致,朝我们挤挤眼,压低了声音讲起他的小故事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