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月光

清霄何处,方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(主题隐晦,不建议阅读。)

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

仙人抚我顶,结发授长生。

五岁的我,将头深深地埋进被窝里,撅起屁股,把耳朵紧贴有些发潮的床单上。

正在偷偷在听床底下石头滚动的声音。

黝黑黝黑的泥土地板,坑坑洼洼,床底下还有白色的蛛网。

这是白天瞒着父母打着油盏发现的。

哦,对了还有一个脑袋大的石头,近乎椭圆,瘆白瘆白的。

床单下面是厚厚的一层棕榈编成的床垫,然后才是木板床板。这也是冬天时母亲在捉掀开床单捉虱子发现的。

耳朵紧贴软绵绵的床上,不甚清晰,似有似无的震动,似乎有东西在推着床底下的石头在滚动。

烟笼寒水月笼沙,秋末的清晨还被一层薄纱笼罩,朦朦雾气,一阵发凉。

我紧紧盯着她们床铺下面的异常,等待着惊奇,同时也幻想着会不会有几个女生莫名消失呢,毕竟月光的清辉还未散去。

现在的我和小伙伴们,早已被拖出了被窝,站立在高台之下准备列队操练,而列队的旁边刚好靠近女生宿舍。

村落零星散落,三三两两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到了适龄年龄孩童都会被聚集到一个学堂,也包括我。不幸的是,我家离学堂很远很远,但是与我一样如此处境的不在少数,仅有些许阔家大少,可以在家与学堂间自由行走。

低矮的泥瓦房,沿墙壁摆放了满满瓶瓶罐罐锅锅碗碗的木制架子,黝黑黝黑的地面,跨过一条小沟渠,就是长着没过脚面的杂草的操练场。

檐下依稀有几个女生穿着清凉的衬衫在洗漱,她们敞开的宿舍门,隐隐约约的双层木制床,黝黑黝黑的床底。

“晚上,床下总是传来抓床板的声音,我偷偷地把被子掀开一条缝,就看见特别恐怖的东西。”

”一堆骷髅从地底爬出来,不断地抓床板,有的扯垂下来的被子,有的还去捂人的嘴巴。“

“对啊,对啊,我听说那里曾经是乱坟岗,后来推平了。”

”太害怕了,我都不敢看了,用被子捂紧脑袋。“

”天快亮的时候它们就缩回地里了。“

师姐穿着碎花长裙,带领着妹妹,一边编织花环,一边吐露秘闻。我们围着她们坐在院子的草地上,听得一惊一乍的。

(未完待续)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