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城

一座建立在山上的城市,简称山城。

我拿着镰刀,在前面开路,7岁的弟弟,走在后面。

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大山里的杂草、灌木也越来越茂盛,曾经平坦宽阔的土路,也被冲刷得支零破碎,丛林深处,更是难于辨别踪迹。

弟弟小声嘟囔着“我想要回去”, 我一边安慰他“我带你去看上的大房子,好大,好高的房子,外面还贴着玻璃,像镜子一样的”,我一边把碍事的枝桠砍到,撇到一旁,继续开路。

在大山里行走真不能任性,钻进枯枝败叶的歧道,就惹来一头的碎碴和两手的刮痕,只能循着前人影影绰绰的路子。深山把大部分的阳光都吸收了,即使是明媚的正午,也昏昏暗暗的。

走到一块光秃秃的石板前面,我大大咧咧地坐在旁边的杂草上,让弟弟坐在石板上,无比惬意。从携带的布袋上,掏出两个脐橙,掰起皮来。估量着剩余的路程,翻过这座山就快到了。

哗啦啦的水声,由远及近,这里是一个废弃的蓄水池,早已被日积月累的泥沙、石块填满了,宽阔的水流越过堤坝一泻而下。

水清浅,上面零散的排列着几个大石块。坝上用几根废弃的电线杆搭成的小桥,摇摇欲坠。我果断选择了踩着石块,穿过河流。

越来越高,树木也越来越少,最后只剩下绵密的草块,踩下去,微微渗出水。远远望去只有青褐色的石块在默默守望。

再次翻过一个小土包,沿着它的中分线,到达后脑勺,一条很宽的沥青马路顿时出现在眼前。

我们两个不速之客,突兀地现身于这座城市面前。

城市前面是一座加油站,简朴,大气,正张开着臂膀欢迎我们的到来,进出的车辆很少。

又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两旁的建筑将阳光阻挡在了外界,如深山的中的巨树,我和弟弟行走它们的阴影之下,时而张望。

T字型的主干道,将这个城市,一分为三,如一份被切割的蛋糕。大的一份被另外一个省垂涎;中等分沿着主干道,隐隐朝向其他市区;最后一份,越过山丘,与山下的小山村遥遥相望。

在三叉路口上,望向山顶处,灯火依稀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