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起

造物者手中的提线木偶,会动,会思考,能看见山川,也能触摸微风。

谜语

有的时候是否会想,

我睡着了之后,

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,会有人会发现我的踪迹吗?

也许,我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迷。

只有我能解开这个迷。

但是,这个迷太渺小了,小到连灰尘都不如,

在浩渺的时间中,这个迷被覆盖上千万遍。

穿越

有种感觉,很难去描述。

心绪,本来就很琢磨不透。

脑海中是一个超幻想的世界。

偶然间就迸发出难以释怀的灵光,

空间、时间、架空、情绪、人格、分裂。

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

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可以穿越过去,

所有人都处在不同的平行世界,做着不同的事,

每个人的时间线也是不同的,

从高维上看,它们叠加在一起的。

变化

“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;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”。

每时每刻,人都在变化,心情在变化,感受在变化,记忆在变化,体会也在变化,观念的平稳只是相对的。

不同时刻的记录,总是变化多端,并无法反映出最切实的观感,习惯性地补充上写作时的感受。

受制于文字的描述、表达,词语表现的语境、感受,总是缺少了些什么。

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表达方法吧,我喜欢用文字和词语去叙述、表达脑海中的画面。

可惜画画功底太差,无法将画面描绘出来。

可能,过些时日,它们就消逝了。

诞生

它问我,我幻想中的国度是什么样的。

我回复道,自由,包含,充满活力与创造力。

在平凡的岁月中细心体会它的诞生、成长 . . . . . .

喜欢自由、活力,而在现实总是习惯于拘禁自己,受制于身体、思想、行动,环境、人物。

这个世界的诞生来自一段难以捉摸的频率。

在黑夜中,用指甲,一遍一遍缓慢地地划过粗糙的墙面。

闭上眼,那是一个混沌的宇宙,最初只有布满整个宇宙的白点,跳动,闪烁,消失,产生,重叠,背离。

大概是宇宙诞生的微波背景吧。

若有若无的锐利的摩擦声,是飘荡在这个世界的神秘电波。

未出壳的稚鸟是先天之灵,在细细体会,彩云的飘荡,山川的伫立,溪流的远去,微风的轻拂,,,

川河之间,不知几经变幻,几经沧桑,偶尔停止下来啄食的鹊鸟,呆呆的望着远方,仍凭蝉声嘶鸣,,,

后天之躯,是造物者手中的提线木偶,也会动,也会思考,也能看见山川,也能触摸微风,,,

当它沉睡时,另一个世界就开始显现。

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,前往那里的人有很多。

一批又一批,他们建立起了高楼大厦,一条又一条的马路在无限延伸,灿烂的灯光弥漫整个黑夜。

当我踏入的那刻起。

一切都停止了,我在飞快地向后退去,直到它成为历史,直到它被称之为悠久。

海浪一层接着一层,仍不知疲倦地、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沙滩。

也没有了海鸥地鸣叫。

微风小心翼翼地剥落了一层又一层的墙皮,坠入大海,溅起一圈波纹,留下一声轻响向深处散去。

没了玻璃装饰的窗子,露着赤裸裸地眼睛,正呆呆地望着这个世界。

观察者

我确信这个世界存在着观察者。

难以真切看到到它的存在,却让我时刻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并不是在意它的偷窥,

只是它的观察,让不确定的事情变成了确定。

事情的发展总是吸引它朝我看过来,

糟糕的结局降临,让我忍不住对它骂骂咧咧。

真实

喜欢具有创造性的事物,也希望通过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,能够不断地发展、延伸下去。

这种感觉就像一位探险者,不断探索新世界,然后记录下新世界与自己冥冥之中的联系。

不知道有没有一种感觉,好像睡了好久,曾经一起卧地而眠的同伴,已经看不到了踪影,时间过了很久,曾经的经历如梦如幻。

现在才是那么真实!

我希望它包含我的一切。

也看过其他人一些网站、博客,不同人有不同的初衷。

记录,反思,总结,积累,分享,成长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