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镜

小时候,长辈总是训斥我们在大晚上捉迷藏。

感知

双腿发凉,我蜷了又蜷,却越发冰凉了。

找了张毛毯紧紧地裹在了身上。

长颈鹿是无法躺平的。

当它躺下时,心脏巨大的压力使得它的脑袋充满血液,最终陷入昏迷,然后死去。

我与它的状态却相反,在蜷曲中,强迫自己伸展腿脚,直到有一丝温暖蔓延,才重新入睡。

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缓缓躺下。

但是未知的背后,像是万丈深渊,心里总是发慌。

随着缓慢的躺下,周围的吵闹声愈发的清晰。

对所处环境也有了个猜想。

躺下一半时,清晰的环境感知,巨大的发慌感,让我猛然惊醒。

不可名状

傍晚,快接近5点半了,

站在院子里,隔着矮矮的围墙,痴痴的盯着大马路,

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,

突然像忘记了什么,手里也空荡荡的,

我急忙向屋内跑去,草草地收拾东西。

终于,我看到一辆远方驶来的车,欣喜之色,露于言表。

对于不按常理出现的车辆,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
但是,我一心只想着离开,只要能离开,对其他的并不在意。

随着它的出现,周边的东西都开始变得虚幻和不可名状了起来。

尽管万般不情愿, 我还是丢失了这部分记忆。

晚餐,大家重新聚在了一起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