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伤

昏昏沉沉中。

时间整整过了一天。手臂的擦伤已经自然痊愈了,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彻底恢复了正常。我试着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,但是有些细节依然让我不太确定它是真实发生还是我的臆想。

整理了一下来龙去脉,大概是这样的。

在床上静静地躺了会,没过多久光线就变得昏暗,船逐渐摇摆,随即下起了大雨,越下越大。我紧紧抓着周边的东西,固定好身子,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高高卷起的海浪。

船身反复颠簸了许久,突然间猛地一阵下坠,紧接着迎来剧烈地撞击,身子被狠狠一抛,跌落在地面,脑袋撞向了墙壁。

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唤我,一个眼镜男,我正被他扶起。他看见我手臂上的擦伤后,叫人去取了纱布,准备帮我包扎。

却被我用另一只手死死捂住,不肯放开,他才放弃了。

“不处理好,容易结痂的。”我有点记不清我是否回应过他的话。

中途又其他人询问我的情况,我都没有回话,自己就傻傻坐着那里,一动不动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发生剧烈颠簸后,逐一询问了每个房间的情况后,没有回应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,才发现的我,所幸问题不大。

想象中,屹立在甲板上,或者攀上桅杆,迎着大风巨浪和大雨,高喊着“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”,并没有发生,在现实中都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瑟瑟发抖。

虽然与电线杆有些不愉快,但是比起其他人,我还是更熟悉他。与眼镜男的交集并不多,他比一般的男子都俊朗些,但可能也因为此,形成一种奇怪的隔阂。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